首頁 / 文章發布 / 君合法評 / 君合法評詳情

北京仲裁委員會對仲裁費用制度的重大改革——或成為中國仲裁發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

2019.07.30 李清 周顯峰 胡宇鵬 劉威

自《仲裁法》于1995年9月1日生效以來,國內仲裁機構對仲裁案件的收費依據主要是《仲裁法》第七十六條“當事人應當按照規定交納仲裁費用”和1995年7月28日國務院批準發布的《仲裁委員會仲裁收費辦法》。


《仲裁委員會仲裁收費辦法》關于仲裁機構收費方式的主要規定如下:

第二條:“當事人申請仲裁,應當按照本辦法的規定向仲裁委員會交納仲裁費用,仲裁費用包括案件受理費和案件處理費。”

第三條:“案件受理費用于給付仲裁員報酬、維持仲裁委員會正常運轉的必要開支”,而案件處理費則用于其他實際開支(第七條),例如:(一)仲裁員因辦理仲裁案件出差、開庭而支出的食宿費、交通費及其他合理費用;(二)證人、鑒定人、翻譯人員等因出庭而支出的食宿費、交通費、誤工補貼;(三)咨詢、鑒定、勘驗、翻譯等費用;(四)復制、送達案件材料、文書的費用;(五)其他應當由當事人承擔的合理費用。


以上規定沒有確定“仲裁員報酬”和“維持仲裁委員會正常運轉的必要開支”在“仲裁案件受理費”中分別所占的比例。實踐中仲裁員的報酬都由國內各個仲裁機構自行決定。但是,國內仲裁機構如何向仲裁員支付報酬從未見公開。名義上用于“其他實際開支”的“案件處理費”實際收支情況如何更是無從知曉。這種不透明、當事人無知情權的操作方式經常造成國內仲裁員報酬過低1的不合理情況,影響了仲裁員的辦案積極性,進而影響了國內仲裁案件的辦案質量。


仲裁機構是社會團體法人,管理模式上有不同特點。有的不依賴財政撥款,獨立運營(例如北京仲裁委員會,簡稱“北仲”),有的還依靠政府財政撥款,還有的介于二者之間2。仲裁員一般也獨立于仲裁機構3,擔任仲裁員只是業余工作。無論是否(部分)依賴財政,為了維持仲裁機構自身的運轉和支付仲裁員報酬,仲裁機構必須向當事人收費。在這一點上國際仲裁機構和國內仲裁機構的做法一致,收費本無可厚非。但是,同樣是收取仲裁費,據筆者所知,國內仲裁機構的收費遭受很多批評的主要原因并不一定在于收費的高低,而在于上述的收費分配不透明及其導致的仲裁員辦案積極性不高、為節省時間和工作量處理案件簡單化,及其導致的仲裁案件辦案質量低等問題。筆者認為,導致上述現象的根本原因是國內仲裁機構對自己的定位認識不明,把自己放到了仲裁主導者或上位管理者的位置,未能給予仲裁員足夠的尊重。


現行《仲裁法》沒有對國內仲裁機構的性質作出直接的和明確的規定,導致了在理論界和實踐中存在一定的爭議。筆者無意在此討論國內仲裁機構的性質問題,僅提出兩個決定國內仲裁機構如何看待仲裁收費分配的根本性問題:(1)仲裁機構是營利組織還是非營利組織?(2)仲裁裁決是仲裁機構作出還是仲裁庭作出?


對于仲裁機構是營利組織還是非營利組織,國內基本無爭議,都認為作為社會團體法人,仲裁機構應當是非營利性組織。對于仲裁裁決是仲裁機構作出還是仲裁庭作出,國內存在一些爭議。但筆者認為,仲裁裁決是仲裁庭作出而非仲裁機構作出。雖然現行中國法對這一問題并無明確規定,且《民事訴訟法》多用“仲裁機構作出的裁決”,但從《仲裁法》措辭4和各仲裁機構公布的仲裁規則可以看出,仲裁裁決均是由仲裁庭作出。并且,沒有任何一家仲裁機構的規則規定仲裁機構可以修改仲裁庭的決定5。UNCITRAL規則仲裁可以更好地體現出這一點。因為UNCITRAL規則仲裁屬于臨時仲裁而非機構仲裁(某些接受UNCITRAL規則的仲裁機構的仲裁除外),仲裁裁決只能以仲裁庭而非任何仲裁機構的名義作出。


確定了仲裁機構是非營利組織和仲裁裁決是仲裁庭作出這兩點,仲裁收費的分配原則就無須爭議了。首先,仲裁庭而非仲裁機構是仲裁案件的主導人,仲裁機構的基本職能是為仲裁庭的工作提供支持性服務6;其次,作為非營利性組織,分配給仲裁機構的仲裁費能夠維持仲裁機構的正常運轉即可(正常運轉的概念和需要的費用范圍可以探討),不應該有盈余。在這一分配原則下,仲裁機構收取的仲裁費的大部分應該分配給仲裁員就毋庸置疑了。


北仲2019年7月15日發布的新版《北京仲裁委員會仲裁規則》(自2019年9月1日起施行,以下簡稱“北仲新規則”),對北仲現行的2015年版仲裁規則進行了修訂。此次北仲規則修訂的最大亮點是對北仲現行的、與上述國內仲裁機構仲裁收費制度基本相同的收費制度作出了重大改革。在北仲新規則正文及其附錄1《北京仲裁委員會案件收費標準》(以下簡稱“北仲新收費標準”)中,明確將“仲裁員報酬”收費和“機構費用”分開收取,并統一適用于國內仲裁案件和涉外仲裁案件。


北仲新收費標準不但將“仲裁員報酬”收費和“機構費用”分開,做到了“費用透明”,同時根據該標準計算的“仲裁員報酬”高于分配給北仲自己的“機構費用”,體現出了對仲裁員在仲裁程序中主導地位的尊重。事實上,如果對比北仲新收費標準與新加坡國際仲裁中心(SAIC)和國際商會仲裁院(ICC)的收費規則,可以發現北仲新收費標準與SAIC和ICC的收費規則非常類似。僅有一些小的技術問題,比如:關于仲裁員按照小時計算報酬的規定比較籠統,將來的實際操作中可能會遇到障礙;沒有明確北仲收取的機構費用是否包括了開庭用房間費、翻譯費等與開庭相關的支持服務費用7。但是,瑕不掩瑜,筆者認為北仲在國內仲裁機構中率先將“仲裁員報酬”收費和“機構費用”分開并在仲裁收費分配中體現出對仲裁員在仲裁程序中主導地位的尊重具有重要意義。這個看似僅是仲裁收費方式改革的一小步,實際是中國仲裁發展史上的一大步。


關于北仲進行此次規則修訂的原因,北仲已經在其官網上作出了解釋說明,明確指出原有的收費制度存在“受理費和處理費涵蓋內容不清楚,與仲裁員報酬和機構管理費的對應性不明確,缺乏透明性”等問題。而新收費標準的優點是“對當事人而言,有利于清楚了解仲裁費用的具體用途;對仲裁員而言,有利于提高仲裁員的積極性,激勵仲裁員更好的為當事人服務;對機構而言,則有利于提升機構的管理服務水平。”對于北仲所做的這些總結,筆者完全贊同。筆者之所以把北仲的此次收費制度改革提高到“中國仲裁發展史上的一大步”的地位,是因為這一改革能夠真正起到提高國內仲裁的辦案質量的作用。


如上所述,在原有的仲裁收費制度下,因為報酬有限,仲裁員的辦案積極性不高,為節省時間和工作量辦理仲裁案件也力求簡單化。這樣導致的后果是:能夠體現當事人意思自治原則和仲裁程序不同于訴訟程序的時間表、程序令、文件交換等程序性安排在國內仲裁程序中基本看不到;仲裁庭庭審也是簡單和浮于表面,造成國內仲裁和訴訟很像甚至除了指定仲裁員環節外基本看不出兩者區別的現象。實踐中國內多數仲裁機構和仲裁員事實上也基本是參照訴訟程序辦理仲裁案件。這種情況下的國內仲裁機構的仲裁案件質量可想而知不會有多高。筆者曾經與幾家國內聲譽較高的仲裁機構的官員有過交流,詢問為何這些機構不從提高辦案質量角度推行國際仲裁中通行的時間表、程序令、文件交換等程序安排,得到的答復是:國內多數仲裁員和律師并不真正了解仲裁,能力不夠,無法承擔時間表、程序令、文件交換等工作。只能等將來條件成熟時再推進此項工作。但是,據筆者所知,國內有不少仲裁員實際水平很高,對國際仲裁程序也很熟悉。所謂不了解、能力不夠只是不尊重仲裁員、仲裁員報酬低帶來的后果。如果給予仲裁員足夠的尊重,給予仲裁員合理的報酬,仲裁員就會從提高辦案質量角度主動推行時間表、程序令、文件交換等程序工作。一旦仲裁員開始這樣辦理仲裁案件,也會相應對仲裁案件代理律師的工作能力提出要求。誠然,在這一過程中肯定會有一些能力欠缺的仲裁員和律師被逐漸排除在仲裁案件之外。但是,這也是提高國內仲裁案件質量必然會經歷的過程。通過優勝劣汰,只留下高水平的仲裁員和律師才能共同提高和保證國內仲裁案件的質量。


如果從北仲的此次收費制度改革開始,國內其他仲裁機構能夠積極跟進,相信不用很長時間,國內仲裁案件的質量將有大幅度提高。從這一角度看,北仲的此次收費制度改革的確對于國內仲裁發展有實質性的推動作用,是中國仲裁發展史上的一大步,甚至有可能成為中國仲裁發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



1. 對外籍仲裁員多采取工作小時計酬方式,外籍仲裁員的實際報酬遠高于國內仲裁員。

2. 參見《仲裁機構獨立是立法本意改革方向》,人民網,http://legal.people.com.cn/n/2015/0924/c188502-27626837.html (最后訪問2019年7月23日)。

3. 有些仲裁機構自身的中高層職員出任仲裁員的情況除外,這也是國內仲裁有別于國際仲裁的一個特殊現象。

4. 例如《仲裁法》第四十九條:“當事人申請仲裁后,可以自行和解。達成和解協議的,可以請求仲裁庭根據和解協議作出裁決書,也可以撤回仲裁申請。”

《仲裁法》第五十一條:“仲裁庭在作出裁決前,可以先行調解。當事人自愿調解的,仲裁庭應當調解。調解不成的,應當及時作出裁決。 調解達成協議的,仲裁庭應當制作調解書或者根據協議的結果制作裁決書。調解書與裁決書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仲裁法》第五十三條:“裁決應當按照多數仲裁員的意見作出,少數仲裁員的不同意見可以記入筆錄。仲裁庭不能形成多數意見時,裁決應當按照首席仲裁員的意見作出。”

《仲裁法》第五十五條:“仲裁庭仲裁糾紛時,其中一部分事實已經清楚,可以就該部分先行裁決。”

5. 部分仲裁機構會審查仲裁庭的決定并提出修改建議,但如果仲裁庭拒絕接受,仲裁裁決只能按照仲裁庭的意見發出。

6. 國際仲裁機構對于仲裁案件常用“管理(administration)”一詞,較少使用“服務(service)”。但如果仔細審查這些國際仲裁機構的“管理”工作范圍,實際更多是文件傳遞、代收費用、安排庭審等秘書服務工作而非指導、監督等上位管理工作。

7.  國際仲裁中開庭地點與仲裁機構所在地不一致是常見現象,開庭用速記和翻譯也往往使用市場化第三方服務。SAIC費用規則明確規定這些費用不包括在SAIC收取的管理費內。

君合是兩大國際律師協作組織Lex MundiMultilaw中唯一的中國律師事務所成員,同時還與亞歐主要國家最優秀的一些律師事務所建立Best Friends協作伙伴關系。通過這些協作組織和伙伴,我們的優質服務得以延伸至幾乎世界每一個角落。
体彩6十1带坐标连线